?
?
315焦點關注網
?
? 地 方 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浙江?深圳?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內蒙古?黑龍江
??頻 道 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福建?港澳臺?安徽
編輯部留言、投稿郵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聞網頁圖片視頻
?

重慶奉節探索農村貧困家庭失能人員集中供養 讓“因殘致貧”遠離鄉村

時間:2018年12月17日信息來源:人民網收藏此文 【字體:

冬日上午,從重慶市奉節縣城出發,沿著長江邊一條寬敞的公路驅車前行,兩岸紅葉相伴下,不多時就能抵達一個特別的家園——奉節縣永樂失能人員供養中心。整潔明亮的大廳里,坐著幾位殘疾人,有的在看電視,有的在做手工,安靜而專注。
“樓上小敏想下樓活動,誰能幫忙把她抱到輪椅上?”一聲清脆的話語傳來,馬上就有了幾句回應,循聲望去,喊話的人是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女青年,名叫余國蓉。“因為這里住的都是殘疾人,平日除了護理人員外,大家相互的幫助也少不了。”中心負責人石宗祥是這里的“家長”,說話間,他看到余國蓉輪椅踏板上左腳的拖鞋掉了,隨即俯下身輕輕地給她穿上。
如今在奉節縣,像這樣的失能人員供養中心已建起了3個,累計集中供養了530余名農村貧困家庭失能人員。
集中托管照料,解決貧困家庭后顧之憂
35歲的余國蓉,來自奉節縣新民鎮長棚村。2004年,突患結核性腦膜炎讓她的身體免疫機能嚴重受損。2011年的一場感冒又讓她的病情迅速惡化,腰部以下失去知覺,導致肢體一級殘疾。
“一人失能,全家失衡。”這些年,縣城大大小小的醫院都留下了這家人尋醫問診的身影,不僅花光了所有積蓄,還欠下了一大堆外債。家里另外的兩姊妹已經出嫁,一個弟弟還在上學,為了守護余國蓉,父母既無法外出務工,也沒時間打理農活,自家的300多株臍橙漸漸要變成“野生植物”了,不得已只有交給鄰居經營,一家人全靠父親一人在照顧女兒間隙四處打零工糊口。前幾年,這個家庭年收入只有2000余元。
2015年11月以來,奉節通過全覆蓋、網格化、地毯式入戶走訪,摸排出失能貧困人員948戶1013人,其中絕大部分在農村,因殘致貧比例超51%,因病致貧比例為12.3%。
“農村失能人員長期生活不能自理,必然束縛家里的勞動力。”奉節縣民政局局長楊曉環說,采取常規的低保、救濟等方式對這群人進行幫扶,即便能夠一時脫貧,卻很難避免“返貧”現象。
脫貧攻堅中,如何啃下最難的這塊“硬骨頭”?深入調研后,奉節縣相繼制定了《孤殘困難家庭失能人員集中生活幫扶試行辦法》《奉節縣貧困家庭失能人員集中供養救助辦法》,探索建立貧困家庭和農村五保失能人員“政府兜底保障、釋放勞動能力、助推脫貧攻堅”集中供養模式,由政府建設公益性養護中心,將失能人員集中到一起“托管照料”,徹底解決貧困家庭的后顧之憂。
具體執行中,當地擯棄了“撒胡椒面”的救濟方式,將集中供養幫扶對象限定為農村五保失能人員、城市“三無”失能人員、城鄉低保和農村建卡貧困戶等貧困家庭中的失能人員,由縣民政局、縣殘聯—鄉鎮(街道)—村(社區)三級把關審核,對每個申報家庭采取申報、核實、審批、公示四步工作程序,確保每個申請人員符合集中供養條件,將有限的錢用在實處。
失能人員有了專業護理,家里的勞動力也得以釋放
“我們住在這里,有專人照顧,家里也不用承擔費用,真的很好!”交談中,余國蓉臉上掛著笑容,洋溢著自信和樂觀。
經縣里有關部門調研測算,政府兜底供養1名失能人員,當地需要運行經費1500元/月。全縣要照顧這么多人,資金從哪兒來?
“主要是整合城鄉低保、特困供養、慈善捐贈等社會救助資金,不足部分再由財政兜底保障。”石宗祥說,入住失能人員平時享受的最低生活保障、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等補助資金,交中心作為日常供養費用,個人不再重復領取。
通過規范管理,這里徹底改變了失能人員原有分散的“家庭照管”方式,實現了由捉襟見肘的“生存照管”到一舉多得的“專業護理”的轉變。在位于永樂供養中心一樓的醫療康復室,我們碰到70歲的宋延祥老人,他剛做完理療。“有關部門每日會指派專門醫生到中心坐診,為失能人員進行身體檢查和常見病處理。五樓還有一個康復中心,縣殘聯捐贈了各種康復器械,還能方便病人免費做康復訓練。”現場的醫生介紹,通過“養+醫”結合的方式,大家足不出戶就可以享受醫保服務,遇到重大疾病將由政府采取醫療救助方式對其進行幫扶。
失能貧困人員進入集中供養中心后,家里的勞動力“松綁”了,很多家庭釋放出“自己脫貧自己干”的巨大潛能,脫貧致富之路越走越寬。
余國蓉住進了集中供養中心,她的家里也變了樣。父母騰出精力收回了果園,經過老兩口起早貪黑的護理,300多株臍橙目前已是滿園金黃。“去年收獲臍橙8000公斤,賣了近3萬元。”母親黃方蘭笑呵呵地說道,2017年,家里還享受到了2萬元無息扶貧金融貸款,當年用這筆錢重新栽種了200株臍橙苗,長勢十分喜人,再過兩年就可以掛果,“我們現在對脫貧很有信心。”
“平均每集中供養1名失能人員,至少可以釋放1名勞動力,按人均每月勞務收入3000元保守估算,一年增收3萬多元。”楊曉環說,這些人員就業熱情高漲。目前,全縣共投資2600萬元建設了永樂、吐祥、草堂三個養護中心,累計供養失能人員530余人,釋放失能人員家庭的800多名勞動力外出務工、發展種養殖業,幫助貧困家庭實現年增收2400余萬元,400多戶失能人員貧困家庭脫貧致富,實現了“小投入”換取“大效益”的目標。
組織刺繡、繪畫等特長培訓, 讓失能人員掌握“找飯碗”的手藝
在石宗祥的辦公室,有一排檔案柜,上面整齊地擺放著每一名失能人員的詳細資料,其中的“家庭收入狀況隨訪記錄”最引人注意,每個家庭釋放了多少勞動力,現在收入情況,在上面一目了然。
“為保障這項惠民措施可持續,體現社會的公平正義,我們建立追蹤回訪制度,每個季度會定期做一次失能人員家庭脫貧情況調查。”石宗祥翻閱著記錄說,通過動態管理發現不再符合集中供養救助條件,或其家庭已穩定脫貧且有供養能力的失能人員要么由家屬接回家照顧,要么實行有償服務。
為了讓失能人員最大限度擁有一技之長,中心積極組織刺繡、繪畫等方面的特長培訓。“我們渴望每個失能人員都能自尊和自強。”石宗祥說,今后失能人員要是選擇回去,憑借手藝也能找到自己的“飯碗”。
正在大廳做刺繡的殘疾人名叫賈開誠,來自康樂鎮,44歲的他因為截肢傷殘來這里兩年有余了。“來這里不久就開始學這門手藝。”忙著粘貼鉆石繡的他說,這幅《天鵝城堡》總共需要39種顏色,自己已經粘貼了5天,再過幾天就能完成。
“有銷售的作品沒有?”盡管回答是“沒有”,但賈開誠不僅不覺得尷尬,臉上反而總是掛著自信的笑容,“這里還比較封閉,聽說中心正在籌備開網店,今后有店鋪就好了。”
建立長效管護機制,重拾失能人員自信。邊試邊行中,奉節縣明確要求,把失能供養機構建設納入當地社會福利事業“十三五”發展規劃,讓全縣供養床位達到1000余張,最終實現貧困家庭失能人員應養盡養的全覆蓋,屆時,這里“因病致貧”的困擾,將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編輯:張誠)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