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15焦點關注網
?
? 地 方 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浙江?深圳?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內蒙古?黑龍江
??頻 道 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福建?港澳臺?安徽
編輯部留言、投稿郵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聞網頁圖片視頻
?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時間:2016年03月13日信息來源:焦點關注網收藏此文 【字體: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大校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黃卓娟,芷江侗族自治縣人,1961年4月出生武漢,軍人、歌手、指揮家。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大校軍銜。
    1981年懷化學院音樂系畢業,在黔陽縣沙灣鄉、黔陽縣第四中學、黔陽地區職業藝術學校當過語文、音樂教員和合唱指揮、音樂理論教員;1986年考入中央音樂學院;1988年分配在北京市石景山師范學校任教;1991年9月受國防大學政治部邀請,擔任該校“老戰士”合唱團的指揮和藝術指導,并榮獲全國合唱比賽二等獎。1992年調入國防大學文化部,1993年作為專業人才特批入伍。
    1989年以來,先后被評為北京市擁軍模范、北京市優秀教師;被國防大學授予巾幗模范,被解放軍總政治部評選為“全軍優秀教唱員”;連續5年獲國防大學政治部嘉獎表彰,連續3年榮立集體三等功、一次二等功;1999年6月,在中國歌劇院舉辦 “唱支山歌給黨聽”首場音樂會并獲得成動。《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日報·人民論壇》、《解放軍報》、《民族畫報》、《中國檢察報》、《時代風采》和中央電視臺、湖南衛視等新聞媒體對黃卓娟的優秀事跡相繼進行過報道。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關于軍中女指揮家黃卓娟早有耳聞,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就知道她調教女生的認真勁,在縣廣播電臺記者親眼所見,她為學生演唱錄音忙前忙后的工作態度,此事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來,從懷化學院昀蹊先生那里略知黃卓娟在國防大學的二三事,卻一直沒有機會去拜訪她。
    3月23日,記者來到北京市萬壽路后勤學院,拜訪身為軍中女豪杰的黃卓娟大校,探尋一位從鄉村普通的女教師到大校軍官走過的不平凡的道路。
    也許是紅星的召喚,黃卓娟最終的音樂夢想圓在了軍營。特邀擔任國防大學“老戰士”合唱團的常任指揮和藝術指導期間,她組織籌劃編導了十幾臺大中型文藝晚會,帶領女子軍樂隊演奏了多達40多個國家的國歌,1000多首中外名曲,創作、編排了百余個形式多樣的曲藝舞蹈,完成了1000余次外事禮儀任務。足跡踏遍了井岡山,延安等革命老區,她指揮的國防大學女子軍樂隊受到軍委副主席張萬年的高度稱贊……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記者:從老黔陽教書到考到中央音樂學院在職干部培訓班深造,你是怎樣跨越這段時間的?都經歷了哪些歷程?
    黃卓娟:這個問題說來話就長了,它歷經了我人生六年的美好青春時光。記得我從懷化學院畢業那年只有19歲,我手持縣教育局發給我的工作分配單,興致勃勃地挑著行李去了老黔陽沙灣公社中學報到。31年前的沙灣公社,生活條件是比較艱苦的,盡管在那兒經常點的是煤油燈,走的是崎嶇山路;盡管那里的每間教室都是破桌子,爛板凳,上音樂課也只有唯一的一架沒有蓋子五音不全的舊風琴,但我深深地被那里真誠、善良的同事,樸素、重情、怯弱的學生所打動。那里的老師、學生讓我至今未能忘懷,時常在夜深人靜時想起他們……
    沙灣中學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工作單位,我很努力,也很珍惜這份工作,但我畢竟是一個不甘落后,有理想、有抱負、有開拓精神的青年人。記得那時,每當學生在上晚自習時,我便站在公社中學小操場上,對著月亮暗暗許愿:我一定要飛出山寨,一定要做一名優秀的藝術家,一定要做一個更有作為、對國家更有貢獻的人。這是我二十歲的夢想與誓言。
    由于有這個夢想的引領,我從領第一個月工資開始,每個月工資拿一半做生活費,一半積攢起來,到了寒暑假,我就拿著積攢的工資坐了汽車、再坐火車、進省城找老師進修學習。兩年后,我調到了老黔陽第四中學工作,這是我人生的第二個工作崗位,在那兒對未來很迷茫。因為那時,我們音樂、美術、體育這三門課被人們稱為小三門,因此,我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同事商議,調到了老黔陽職業藝術學校。在那兒,我感覺到自己找到了位置,我們的專業在那所學校成了主要課程。我們成了這所學校的主體,這是我在老黔陽工作的第三個工作單位。
    1986年6月,在火車上站了三十六個小時后,我終于趕到北京中央音樂學院參加在職工干部進修學習的考試。功夫不負有心人,8月中旬我接到了錄取通知書。在這里,特別要感激一個人,他就是時任黔陽職業藝術學校校長的李曉麟老師。當年,我考上中央音樂學院,如果他思想保守、僵化、不放我出去學習,那我的人生軌跡就可能不是今天這樣了。在此,我想借貴報這個平臺,向過去支持、幫助過我成長進步的領導、同鄉們表示親切的問候,并致以崇高的軍禮。衷心的感激這塊熱土養育了我,衷心感激家鄉的父老鄉親培養了我。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記者:31歲從軍,作為專業人才被特批入伍,對你來講是夢寐以求的心愿。那么,你是怎么把自己帶入軍隊這所大學的?
    黃卓娟:從大學畢業,到特招入伍,歷經了5個工作單位,在地方工作了十三個年頭。31歲從軍,對我來講是一個嶄新的課題,我這個人有個特點,做什么事不做則已,要做就做最好的,也就是說:既然當兵了,就要當最出色、最優秀的軍人。
    要想把自己鍛造成一名優秀的革命軍人,我意識到:我必須要脫胎換骨地改造自己。要想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革命軍人,我認識到必須要經歷三個環節的轉變:一是從一名地方老百姓到軍人的轉變。為了盡快適應新角色,我每天除了自學軍隊的條令條例外,晚上還對著鏡子自練軍姿。二是要從一名地方人民教師到軍隊人民軍官的轉變。這個轉變在當時也是特別不適應,那時,真認為開會、集體活動都是在浪費時間。記得大約是在1992年,要求全院干部開會政治學習,為了充分利用好時間,我把平時積累的資料都帶到了會場,臺上一位上將首長在做報告,我在臺下“唏哩嘩啦”認真地一份份整理素材,我認為這是在“珍惜時光”、“爭取時間”。這時,有位比我年輕好幾歲的女干部給我遞了個紙條,上面寫著:“黃指導,你這樣做,太不注意形象了,你看那么多領導及你的兵都在看著你呢!”當時,我一下就臉紅了,我想,我連一個小兵的素質都不如,我還當什么最優秀的軍人……從那以后,點滴嚴格要求自己,從政治上,軍事上提升自己,做一個德藝雙馨的專業軍事人才。三是要從一個過去從事地方藝術教育工作到現在從事軍隊領導干部的轉變,這個轉變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過去只要自己把課教好,把教案寫好就行。但現在你要帶一個團隊,要管他們的政治思想教育,要管他們的軍事訓練,要管他們的日常業務培訓,同時我還要擔任國防大學大型文體活動的總導演。這個轉變對我來講,跨度太大了。但我們湖南人,有股蠻勁,有股韌勁,憑這個勁我帶的團隊二次榮立集體三等功,一次集體二等功。在國防大學工作10年間,完成了1000余次的外事禮儀任務,編導了幾十臺大中型文藝晚會,受到了軍委首長及外國友人的高度贊揚和評價。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記者:你是怎樣擔任國防大學老戰士合唱團指揮及藝術指導的?面對合唱團的眾多將軍,有沒有膽怯過?
    黃卓娟:我前面講了,從大學畢業后我一直堅持拜師學藝,從1980年到1999年,19年間,我一直堅持著。1986年我考到中央音樂學院在職干部進修班學習后,更是珍惜這么一個大平臺,我到京半年后,改學合唱指揮專業,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邊工作邊求藝,相繼拜聶中明、胡德風、馬文、李華德、秋里、嚴良坤等著名指揮家為師,1990年,我的指揮已被專業老師看好,同時,也被國防大學的政治部看好,并聘我為“老戰士”合唱團藝術指導兼指揮。應該說,到北京后,我已慢慢培養訓練了自己的自信心,站在100多名戎馬生涯一輩子的老首長面前,我沒有膽怯過,反而,是我青春的活力,靈動、自如、幽默的排練風格,優美大氣的指揮動作,再加上有當過10年老師能講會駕馭現場的能力,很快就贏得了他們對我的認可與喜愛。
    當然,你說到“膽怯”一詞,應該說我有過,記得那是我在1986年以前的事……
    從1980年到1986年,我歷經了六年工作與個人感情的灰暗。那時,我做什么不象什么,做什么不成什么,非常痛苦,人被磨來磨去,“膽怯”也就油然而生了……
    記者:1999年在中國劇院舉辦的“唱支山歌給黨聽”個人音樂會,你當時基于什么樣的考慮?目的是什么?
    黃卓娟:1999年6月20日,在中國劇院成功地舉辦了“唱支山歌給黨聽”個人音樂會,我基于對黨對人民軍隊的感激之情。真的,這是我心底的大實話。
    你想,20年前,我們湘西地處偏遠、閉塞的地區,給人們留下的是貧窮、落后的印象。我作為少數民族鄉村女教師,經過幾年軍隊的培養、摔打,在1998年被任命為團職中校軍官,這是一個多大的跨越!為此,我感激黨對少數民族的好政策,感激黨對我的培養,感激人民軍隊對我的塑造,同時也感激眾多的專家教授對我的指導、培育;感激家鄉親友們對我多年來一如既往的關注和支持。為了表達這份感情,我用音樂會的形式,來回報我對黨對軍隊對親友的心聲,同時,我也想借用音樂會的方式,向過去看好我的,幫助過我的所有領導、老師匯報,黃卓娟沒有辜負你們的期望,她茁壯成長起來了!想告訴有志向的青年朋友們:只要有理想,有恒心,努力吧!飛翔吧!成功一定會屬于你,屬于我,屬于所有人。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記者:2000年調入國防科技大學工作,你從事什么樣的工作,有壓力嗎?取得過哪些成績?
    黃卓娟:在國防科技大學工作時間不長,只有一年零八個月。當時上級給我下的命令:任該校的軍隊文化工作管理系副主任,應該說,在國防大學工作10年間,已把我鍛煉得很成熟了,再下來的工作那就很自如了,如魚得水,一點壓力也沒有。在擔任副主任期間,我邊教學邊做政治理論研究,在那期間,我發表了一些理論性文章,如《用“三個代表”來把握軍事服務方向》、《思想文化工作者要自覺做到“守土有責” 》及《談軍營文化導向功能》。同時,科大政治部還讓我擔任學校文化活動的總導演,在那短暫的一年零八個月里,我在該校成立了由專家教授、碩士、博士100多人組成的合唱團,學員軍樂團,學員舞蹈隊,舉辦了5臺大型晚會。看過我導演的文藝晚會的首長們說“看小黃編導晚會,真受感染,讓我們又回到了那個火熱的激情年代。”
軍中“女指”分外紅 -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學院政治部俱樂部主任黃卓娟
    記者:從鄉村女老師成為音樂指揮家、大校軍官,你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黃卓娟:你問到這個問題,我想,咱還是回到我辦音樂會的主題吧: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母親只生了我的身,黨的光輝照我心。雖然我在前行的旅途中遇到了很多苦難與挫折,但因為我心中有個太陽,我會一直追隨著太陽奔跑。
(編輯:張誠)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