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15焦點關注網
?
? 地 方 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浙江?深圳?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內蒙古?黑龍江
??頻 道 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福建?港澳臺?安徽
編輯部留言、投稿郵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聞網頁圖片視頻
?

三十春秋養蜂路 一路艱辛一路歌

時間:2014年11月06日信息來源:焦點關注網收藏此文 【字體:

三十春秋養蜂路 一路艱辛一路歌
——記者眼中的最美養蜂人楊逢闊
    深秋季節,魯中山區,天高云淡,秋色斑斕。
    10月27日,記者在山東淄博市金山鎮黎金山村南的走峪林場,找到了輾轉天南地北數十年的養蜂人楊逢闊。楊師傅顯得非常熱情和激動,接待我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再晚來幾天我又要搬家到南方了”。據了解,楊師傅的家在臨淄南部山區的金山鎮,今年算是剛在家門口度過了夏秋兩季,即將收拾行囊和他的蜜蜂啟程到南方越冬。為了“追花釀蜜”,他獨自一人在全國各地像蜜蜂一樣“飛來飛去”,正如他的詩歌《在江南》中所言:閑云做友花為伴,風月為家任我轉,雨后觀山心情好,夜班聽鐘多感嘆。
 
    作為一個專業養蜂人,年近50歲楊逢闊已經有著30多年的養蜂經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始終堅持每天5點鐘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仔細查看100多箱蜂房是正常,然后便是繁忙而有序的工作。自從踏上養蜂這條路以后,他幾乎沒在家過一個團圓年。由于養蜂工作的特殊性,他在這一年中要從南走到北,周游大半個中國,他經常風趣地說:“從事養蜂行業更像是旅行,全國各地的花都被咱采過了”。油菜花作為最大的蜜源之一,每年11月下旬,楊師傅必須在皖南和浙江一帶待越冬,而不久后,他又將啟程奔赴全國各地,就這樣年復一年地不停奔波,過著游牧般的生活,如同他們所養的蜜蜂一樣,為只為追逐“永恒的春天”,用辛勤的汗水釀造甜蜜的事業。他曾賦詩一首《油菜花開》來寄托自己的感受:遠眺山下泛金光,柔風飄過聽花香,蜜蜂無悔多采蜜,蜂農勤勞取王漿…….
 
三十春秋養蜂路 一路艱辛一路歌
    蜜蜂自古以來就是勤勞勇敢的化身,在養蜂人身上可以看到蜜蜂的影子。楊師傅深有感觸的說:“照看蜜蜂的的確確是一個比較令人頭痛的活兒,為了不悶死蜜蜂,正常情況下蜂箱不能關,還要防止蜜蜂集體外逃。蜜蜂有時候脾氣不好,受到蜜蜂的攻擊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接著楊師傅又自豪地介紹到:“被蜜蜂蟄一下也是有好處的,因為這樣不容易得風濕病。因為經常有好多風濕病人主動找上門來求醫,于是我便增設了無償為他們提供蜂毒治療的服務項目”。
 
    “只能人趕花,不能讓花等人”。這是多年以來,在養蜂行業中流傳的一句俗話。為了能“采花釀蜜”,楊逢闊和眾多養蜂人一樣隨時追趕各種花期,因此也有人戲謔地稱此為追逐“永恒的春天”。這聽上去很浪漫,但實際上,養蜂最辛苦的就是“趕花”。楊師傅認真地說:“我們趕花就像打仗沖鋒一樣,各種花的花期不一樣,所以趕的時間也不一樣,而且趕花之路也不平坦。由于放養蜜蜂一般都是在山區,許多山路崎嶇不平,路上走走停停,耽誤時間長了蜜蜂就會餓死”。因此,從春到秋,放蜂人都逐花而居,與蜜蜂為伴,也與蛇蟲為伍,過著“游牧”式的生活。在楊師傅簡易的“臨時房子”里面,我們發現非常簡陋:閑置蜂箱搭建的木板床,隨地而放的有煤氣罐、炊具、面條,帳門邊還掛著幾條咸菜,一張簡易的小木桌上擺滿了不同花期和品類的蜂蜜樣品......這就是伴隨他走南闖北的所有生活家當。
 
    然而,對于楊師傅而言任何困難都算不了什么,最讓他感到難受的就是養蜜蜂幾十年來幾乎沒在家過個團圓年,大都是他一個人在外過春節,看見每家每戶過年時都一家人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就特別想家,想自己孩子、妻子和父母。他在好多年以前的寫的一首詩《想家》就是他有感而的:孤苦伶仃在江南,夜半孤燈對愁眠,人家團圓我獨處,夢中醒來淚滿面。讓他刻骨銘心的是2008年的正月十五那天,他獨自一人在千里之外的皖南放蜂,晚上八點多鐘正當他借酒思鄉之時,忽然接到兒子的電話問他是否吃過元宵,一時間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起涌向心頭,稍加思索后他還是隨口騙孩子說剛吃過元宵,為讓孩子信以為真他還一口編出來幾種元宵的名稱和味道。一放下電話,兩行熱淚盈眶而出,霎時間,一首《元宵夜》便伴著思念的淚花油然而生:鞭炮齊鳴慶元宵,大紅燈籠掛樹梢,泣盼湯圓水中煮,怎奈淚流心如刀。
 
三十春秋養蜂路 一路艱辛一路歌
 
    交談中,楊師傅認真地給我們介紹了不同花蜜的營養和藥用價值以及真假蜂蜜的簡易辨別常識等并給我們演示拆箱割蜜工序和注意事項。他說:“一般結晶的才是好蜜,那些用糖稀等勾兌的東西雖然不結晶,但那不是蜜。不同花源釀制的蜂蜜有不同的顏色和味道,那些聞起來和吃起來都是一個味的,很有可能就是假蜜。現在不缺少蜂蜜消費者,缺少的是真正認識了解蜂蜜的人!”
    接下來楊師傅又講述了蜜蜂從出生成長到內勤服務,再到實習、采蜜,直至生命結束的全過程,他尊重敬佩蜜蜂的主要因素就是勤勞奉獻,因為多數蜜蜂不是正常年老死亡而多數是趕上盛花期時干活不要命,忘我工作、任勞任怨,最終筋疲力竭累死的。此時此刻,我們的心情也和楊師傅一樣對蜜蜂勤勞短暫的一生肅然起敬。
    “蜜蜂是在釀蜜,又是在釀造生活;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人類釀造嘴甜的生活”。 楊朔的《荔枝蜜》又何嘗不是他們養蜂人的真實寫照?隨著采訪漸進尾聲,我越來越感覺到面前這位一身破舊褪色軍裝、一臉滄桑剛毅的放蜂人楊逢闊和他的蜜蜂一樣越來越高大、美麗。他在充滿孤獨和甜蜜的生涯中一路艱辛一路放歌:常年漂泊追花走,養蜂辛苦有何求?但愿花香多采蜜,香甜蜂蜜人間留......(焦點關注網 www.315-jdgz.com山東頻道外聯部主任: 劉宏遠 )
(編輯:張誠)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